狸子

咸鱼狸

也曾希望像你一样

○新人写文,不喜憋着

○小学生文笔,存在各种ooc,流水账

○原著向(???),可能吧

○烂文一篇,您会浪费您生命中的几分钟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夔州一别后,金光瑶便再没有来炼尸场找薛洋了。
       十有八九是在忙了。薛洋想。
       炼尸也炼了好几日,炼成的走尸半点进步都没有,和夷陵老祖魏无羡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。成日面对一群死人,薛洋都烦透了。这附近也没有半点有趣的事情发生,镇上的人该干嘛干嘛,基本上每天都是那一成不变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薛洋决定外出惹是生非。
       离开了夔州,薛洋来到一个乡下地方。这个地方好像曾经来过,但是又想不起来只是哪里。
       小径上的泥还没有干,似乎前不久才下过雨。
       薛洋走到了一个小村子。村子杂草丛生,一路上也没有见到人,这里像是荒废了有一段时间了。
      正想往回走,却听见似乎有人在喊他。
     “那边的小伙子,过来坐坐?”
      是个老婆婆。正坐在摇椅上向他打招呼。
     “小伙子,看你也走得挺久的了,过来坐坐吧。”
      薛洋并没有拒绝,他笑着过去了。
     “小伙子是从外地来的?长得真俏,很多小姑娘喜欢吧?”
      “老婆婆说笑了。”
       老婆婆从她身边的一个篮子里拿出一个苹果:“来,吃吧,甜的。”
      薛洋甜笑着接过了苹果:“真是谢谢老人家了。”
       他咬了一口苹果,的确很甜。薛洋边吃边打量四周:这里应该是个院子,有一块不大的田,有种着什么菜。院子后面的房子很老旧了,但住人没什么问题。
      这一个村子里貌似就这老婆婆一个人在。
     “婆婆,这村里就你一个人在?”
      “是啊,几个月前这儿不知怎的,突然就死了好些人,听说还闹鬼什么的。大家就都搬走了本来这儿就零零散散几户人家,现在也就没人了。”
     “那你怎么还在这?”
     “我得在这等我孙子回来。他去了城里学医,我要是也走了,他就找不到家了。”
       就找不到家了……
       薛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了。
       有家就是不错,起码还有人等着自己。
      真好
       薛洋吃完了最后一口苹果,随手就把果核丢了:“没有修仙的过来夜猎?”
       “有啊,前几日来了两位道长,说是来夜猎的,夜猎是什么?和驱邪差不多吗?”
     “可能是吧。”
     “说起来,那两位道长年纪和你差不多,很年轻呢,还挺担心他们两个年轻人的。”
     “……哦。”

       当晚,薛洋便在这个老婆婆家里睡下了。
       次日,薛洋起了个大早,天才半白就离开了屋子。顺便留了张字条。
       小村子后面有一片林子。薛洋直觉里面有什么好玩的事会发生,就进去了。
       林子挺大的,晨雾也还没有散去,雾蒙蒙的,周围的一切看起来很模糊。
       然而没走多久,薛洋就不耐烦了。林子里太过安静,也太过无聊了。
       老子当时到底是为什么要进来啊?薛洋心想。
       雾散的差不多了,视线也清晰起来。薛洋正想往回走,突然隐约听到附近不远处有声响。
       有人?
        薛洋朝声音方向走去。离得近了,也渐渐能听见一些谈话声。
       “子琛,这附近怎么会有走尸呢?”
        走尸?
      “不知道。”
       宋子琛,晓星尘。
       呵,原来那两位道长就是这俩人?真不巧啊。刚好我正无聊,这里又有走尸,不如……
      “星尘!小心背后!”
       召几具走尸陪他们玩玩?
        林子里面的树不少,灌木密密麻麻。宋子琛和晓星尘两人杀起走尸来很不方便,而薛洋则在旁边藏了起来观战,没有一丝要插手的意思。
        过了一阵,几具走尸就被两位道长解决了,但宋子琛也受了伤。
       晓星尘一脸着急:“子琛,你受伤了,先回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 说罢,晓星尘一把背起了宋子琛,快步离开。
       薛洋静静地看着,从怀里摸出了一颗糖,吃了,默默跟了上去。
       晓星尘背着宋子琛出了林子,来到那个老婆婆家院子前。
       老婆婆和昨天一样坐在那张摇椅上。看见前几天的两位道长模样有些狼狈,其中一位黑衣道长还受了伤,急忙站了起来扶着宋子琛。
       “诶呀,受伤了!快进来快进来!受了伤要赶紧处理……”
       薛洋看着两人被扶进了屋子里,也跟着过去了,但是没有进屋。
       还是不要进去打扰他们好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两位小道长看起来这么年轻就来除魔歼邪了,真是年少有为啊。”
       “婆婆言重了,这些都是分内之事。”
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好孩子,来我这儿有几个苹果,就送你们了,收着啊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透过门缝,薛洋看见屋内一片和谐,老婆婆笑的开心,晓星尘也是。
        就像是一家人。
        薛洋看着晓星尘那个温柔的笑容,那双眼睛里写满天真。
      他突然有些羡慕晓星尘。
       如果我也可以有一个这么和谐快乐的家……
      如果我也可以像你一样……
       可以笑的如此天真,像现在这样无忧无虑的样子……
      薛洋离开了。

      当时并不觉那双眼睛很好看。
       可是下一次再见到晓星尘笑时,那双眼睛已经没了。
       不是当年的笑容,也不是当年的少年了。